,如遇到内容乱码错字顺序乱,请退出模式或畅读模式即可正常。皎云醒过来时,天色已经大亮。    朱儿听到动静,连忙走了过来,“主子醒了?”    “皇上呢?”皎云坐了起来。    朱儿回道:“皇上已经去上朝了。”    皎云点点头,“嗯,伺候我起来吧。”    朱儿忽然蹲下行礼,“奴婢恭喜主子,皇上临走时下旨晋封您为良人了。”    皎云惊喜一笑,“皇上真的下旨了?”    朱儿笑着道:“皇上当着大家面说的,千真万确。”    这真是意外之喜了,皎云伸手将她拉了起来,“可惜我没能向皇上当面道谢。”    “皇上心疼主子昨日受了委屈,特意吩咐不要吵醒主子。”朱儿由衷地替皎云感到高兴。    皎云笑着说:“皇上有心了。”    朱儿服侍她起了身,皎云坐到了梳妆台前,透过桌上的铜镜看着身后帮她缓缓梳理着头发的朱儿。    “朱儿。”皎云唤她。    朱儿抬起头:“怎么了主子?”    皎云转过身子看着朱儿,轻轻抓起的她的手,“昨日当着皇上的面斥责你,让你受委屈了。”    朱儿摇摇头,“奴婢不委屈。”    “我知道昨日你其实并没有做错,只是昨日沈美人确实因为我才降了位分,我从前又是她的身边人,我不能让皇上以为我心狠。”皎云说道。    朱儿忽然蹲下行礼,神情认真:“主子实在不必同奴婢解释这么多的,奴婢从前是在尚宫局当差,是奴婢自己下定决心来了主子身边,但求一个安稳前程,所以,主子大可以放心。”  如浏览器禁止访问,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  皎云听了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半晌,笑了,“很好。”伸手将朱儿从地上拉了起来。    她从前只知道朱儿沉着冷静,如今看来这其实是个剔透的人。如此更好,两人的目标非常一致。    “主子,奴婢听说,秋纹昨晚没能熬过去。”朱儿说道。    皎云正在挑首饰的动作一顿,叹了口气。    “虽说秋纹确实可恶,昨日也是她咎由自取,可她真的死了,奴婢这心里也不是滋味。”朱儿咬唇道。    皎云拿起一根珍珠步摇把玩着,“你是物伤其类,身为宫女本就是生死不由人,不过,”她顿了顿,“秋纹也是运气不好,皇上本来就为北面的事情烦忧,她这是撞到了枪口上,皇上也不单纯是为了我。”    朱儿点点头。    皎云没说的是,恐怕这下子沈美人是要恨毒了她,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她忽然想到什么,扭头道:“朱儿,你回头抽空去打听一下,我想知道皇上昨夜为什么会来我这里?”    “是。”    两人正说着,就听殿外传来吵闹声,皎云让朱儿去外面瞧瞧。    朱儿很快一脸笑容的回来了,“主子,是尚宫局的小海子公公带人来了,来送皇上给您的赏赐来了。”    “那快让他进来吧。”皎云道。    小海子笑着走进来恭敬地给皎云行礼,“奴才给叶良人请安。”    他也没想到这么快又来了玉芙宫偏殿,拜见的人已经从更衣变成了良人。    “不必多礼,起来吧。”皎云抬手。    小海子笑着冲皎云拱手,“奴才给叶良人道喜了,皇上一早就吩咐了咱们尚宫局赏赐了好些东西给您,”说着转身指着身后小太监们手上捧的东西,“这有黄金首饰十件,珍珠配饰十件,锦缎五匹,祥和如意花瓶一对……”,如遇到内容乱码错字顺序乱,请退出模式或畅读模式即可正常。  皎云目光滑过这些物件,脸上露出笑容,“有劳海公公了。”    “不敢,良人折煞奴才了。”小海子忙道。    朱儿从袖子里拿出一个荷包给了小海子,“公公拿去喝茶。”    小海子笑着和她对视了一眼,“哎哟,那就多谢叶主子了,若是没别的吩咐,奴才就回尚宫局了。”    “那就不耽误公公的差事了,”说着又吩咐朱儿:“朱儿,你替我送一送海公公。”    小海子跟着朱儿走了出去,两人落在了队伍的后面。    “怎么样?我给你挑的去处不错吧?你瞧这么快叶主子就成了良人了。”小海得意地对朱儿道。    朱儿白了他一眼,“你当我不知道呢,那会子除了叶主子还缺贴身宫女,旁的宫里我只能做个扫撒宫女,你才把我安排进玉芙宫的。”    小海子笑着摇摇头,“那你就说哥哥我给你挑的主子怎么样吧?”    朱儿也跟着莞尔一笑,“叶主子确实很好。”    瑶华宫。    卫贵妃正和徐昭容坐着闲聊,素锦从殿外走了进来。    “娘娘,皇上晋了叶更衣为良人,还吩咐尚宫局抬了好些赏赐去了玉芙宫呢。”素锦向卫贵妃禀报。    卫贵妃微微皱眉,“皇上昨夜降了沈美人的位分,今儿反倒晋了叶氏的位分,这个宫女倒是有几分本事。”    徐昭容将手中的茶放下,眼神微亮地看向卫贵妃,“臣妾听说皇上昨夜还发落了沈婕妤的宫女。”  如浏览器禁止访问,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  “哦?”卫贵妃不明意味地笑了下,“想来这其中缘由定和那叶良人脱不了干系。”    徐昭容点点头,拿起帕子优雅地擦擦嘴,“可不是,这不是踩着主子上位吗!”    “也是沈婕妤自己太蠢。”卫贵妃不屑道。    徐昭容知道卫贵妃一向也看不惯沈婕妤,忙应和,“确实。”    “不过,”卫贵妃精致的眉毛轻轻挑起,“皇上好不容易进一趟后宫,怎么会去了玉芙宫?”    徐昭容也蹙眉,“是有些奇怪。”    卫贵妃眼神微转,忽然问素锦:“皇上昨日从太极宫出来直接就去了玉芙宫吗?”    “皇上昨日先去了凤仪宫,待了一段时间出来再去的玉芙宫。”素锦答道。    徐昭容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皇后娘娘?”    “呵呵呵……”卫贵妃突然笑出了声,表情带着徐昭容不解的快意。    徐昭容疑惑地看向她,“娘娘?”    “没想到皇后娘娘也有转了性子的一天。”想到上月请安皇后的表情,没想到现如今皇后都能忍了,她再次露出笑容,“皇后也不容易啊。”    卫贵妃偏头看了徐昭容一眼,见她脸上还带着不解,“你很快就会明白了。”    玉芙宫,朱儿送走小海子就又回了偏殿。    “主子,奴婢问了小海子,皇上昨日先去的凤仪宫再来的咱们玉芙宫。”朱儿对皎云道。    听完朱儿的话,皎云眉头皱起,“皇后?”    这个答案实在是有些意外,这和她之前的猜想相悖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