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杀?”

    苏白沉手指轻轻敲击着桌案,微微点头,“你能在真武境便领悟一丝意境,越阶斩杀赵凌,的确有些天赋,若是多给你几年时间,倒也未尝杀不了那赵天雷,就是不知,我苏家是否还有那么多时间。”

    苏信面色也凝重。

    苏家现在的危机,可不仅仅只是以赵天雷为首的这颗‘毒瘤’,更大的危机还是来自外部的威胁,比如跟苏家同在一郡内的庞家,还有一直暗中支持庞家,在这三年内不断以各种手段打压苏家的司徒家。

    那司徒家可是天焱皇朝的顶尖豪门,整体实力底蕴甚至比没落前的苏家都还要稍强一筹。

    若非是忌惮苏家老祖有可能留下了底牌,司徒家恐怕早就出手将苏家彻底抹除了。

    “罢了,你也不用想那么多,只管用心修炼就是。”

    苏白沉温和道:“今日大比上,你是在那赵凌施展疯魔刀之后,正当反击才将他斩杀的,那赵天雷对你再如何怨恨,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来对付你,你要小心的,是一些暗地里的手段。”

    “为父也会替你盯着点,最起码在家族内,不会让他找到下手的机会。”

    “多谢父亲。”苏信道。

    “好了,回去紧闭吧。”苏白沉摆了摆手。

    苏信恭敬行礼后,转身离去。

    在苏信走后,苏白沉脸上却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小子,藏的挺深的,明明都已经觉醒了血脉,竟然只字不提?”苏白沉轻笑着。

    今日一战苏信之所以能斩杀赵凌,除了自身剑术奇高之外,最重要的便是他的血脉之力。

    然而,血脉之力是在体内催发,这种力量很隐晦,当时校场上那么多人,包括那赤龙楼主管袁青都无法直接看穿,只认为苏信有什么奇特的手段,所以有一身惊人的爆发力。

    毕竟在武道世界,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际遇,一些特殊的功法,或是奇珍异宝,甚至还有一些奇特的外在宝物,都有可能让一名武者的爆发力远超同阶。

    只有苏白沉,他一眼就看出,苏信依靠的是血脉之力。

    “让一个九重境巅峰,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远超十重境巅峰,甚至都堪堪达到化海境门槛,这等血脉……起码也得是二品巅峰,只是不知他的血脉,有没有跨入一品行列。”苏白沉淡笑着。

    可忽然,苏白沉眉头一拧,眼中也浮现出一道道血丝,额头上青筋都隐隐跳动起来,表情非常痛苦。

    他连忙从袖袍当中掏出了一个玉瓶,从玉瓶中滚出一枚猩红的,散发着阵阵腥臭味的丹药。

    将丹药服下后,苏白沉的表情才稍微舒缓下来。

    ……

    走出书房后,苏信也重重的松了口气。

    重新回到家族后,自己的父亲便不曾见他,这让苏信一直担心,自己父亲是不是同样因为三年前的事对自己生怨,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是否也出现了隔阂。

    但今日相见,却让苏信明白,父亲,还是那个一直关爱着自己的父亲,从来都没有变过。

    只是父亲对他的关爱,并未写在脸上罢了。

    是啊。

    这天底下的父亲,谁不怪爱自己的孩子呢?

    不管孩子犯下多大的错,做父亲的,最多也只是责备,又怎会生怨呢?

    回到自己的院落后。

    “红衫,父亲要我在房间紧闭十日,这十日你只需将吃食按时送到房门口就行了。”苏信吩咐道。

    “是,公子。”红衫乖巧点头。

    房间内,苏信独自一人盘坐在床榻上。

    “那赵天雷修为已经突破达到破虚中期,父亲觉得我要杀他,起码得要好几年的时间,可父亲不知,即便是现在的我,未必就不具备灭杀他的实力。”苏信目中带着惊人的杀意。

    赵天雷,他来杀!

    这话,他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即便是现在……

    “我血脉觉醒后,得到了一门血脉传承功法与一门禁术,那血脉传承功法不仅让我改变了我的筋脉,提升了自身灵力质量,令我可以爆发出更强的力量,且还能让我的灵力与自身血脉之力更好的结合在一起。”

    “而那门禁术……”

    “古往今来,东荒之地诞生了那么多血脉觉醒者,其中在血脉觉醒时被赋予血脉传承功法的,有不少,可传承禁术,我却从未听闻有谁被赋予过,应当是至尊血脉觉醒者独有,只是不知这效果,到底如何?”

    苏信内心期待着。

    下一刻……

    “禁术,神灭!”

    嗡~~~

    随着禁术施展,苏信体内的血脉之力,不管是他自己能够掌控催发的,还是他还无法掌控的,在这一刻都以恐怖的速度疯狂燃烧起来。

    他面色涨红,只感觉一阵剧烈的痛苦,仿佛整个五脏六腑都在被烈火烘烤一般,他的身体都不受控制的疯狂颤抖起来。

    而随着血脉之力的燃烧,他的修为也疯狂提升起来。

    原本只是真武九重境巅峰修为的,只是一刹那就攀升达到了真武十重境的巅峰,随后又直接突破了化海境那层屏障。

    可达到化海境后,这种提升依旧不曾减缓。

    化海小成、化海大成……直到修为攀升到化海圆满,才停滞下来。

    而此刻苏信依旧感觉到体内仿佛有烈火在燃烧,但疼痛却已经消散了,他的意识也非常的清醒。

    “化海圆满!”

    感受到自己此刻的修为,苏信不禁狂喜!

    从真武九重境,提升到化海圆满,直接提升了好几个层次。

    这就是神灭禁术!

    而且苏信能感应到,虽然是依靠燃烧血脉之力提升修为,可依旧不影响血脉之力对自身实力的加持。

    他现在是化海圆满修为,靠着血脉传承功法,他的力量威能就已经能媲美化海巅峰强者,而一旦催发血脉之力,那单在力量上,完全就是破虚境层次!

    “这禁术一施展,我现在的战力完全就是破虚境级别的。”苏信笑着。

    不过他也清楚,这禁术是不可能持续太久的。

    他坐在那,稍微熟悉下‘化海圆满’这一境界的力量后,便静静等候着禁术自然停滞。

    没多久,神灭禁术便自然而然的停止了运转,而苏信也一直盘算着时间。

    “从我施展禁术开始到现在,五十息左右,禁术就会自行停滞下来。”苏信眉头微皱。

    “这还是我没有与人厮杀,纯粹靠正常的时流逝,若是在生死大战,我会施展剑术以及种种手段,消耗自然会更大,这神灭禁术恐怕顶多只能维持三十息的时间。”

    三十息,稍微短暂了些。

    可苏信也已经知足了,毕竟这可是直接提升好几个层次的力量。

    唯一的麻烦是,在禁术停滞下来后,苏信就发现自己体内灵力,包括血脉之力已经完全陷入了枯竭,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虚弱状态。

    “副作用么?”苏信暗叹,也早有心理准备。

    一个时辰后,苏信的状态才恢复了些。

    “现在的我,施展神灭禁术后,依靠剑术,应当可以与那赵天雷一战,但要杀他的话……”苏信摇了摇头。

    赵天雷,毕竟已经到破虚境中期。

    且破虚境强者,手段都非同一般。

    就算施展了神灭禁术,一对一前提下,他也没有斩杀赵天雷的把握,更何况他仅仅只有三十息的时间,三十息后他就会陷入虚弱,也就是说一旦这三十息他杀不了赵天雷,那死的就是他自己了。

    不过那赵天雷还要一段时间才会返回家族,而在这段时间里,他还可以竭尽全力的去提升实力跟修为。

    接下来的十天,苏信都呆在自己的房间内,老老实实的禁闭潜修着。

    而在他禁闭的仅仅第三天,他的修为便如他所料的那般,从真武九重境巅峰,突破达到了真武十重境。

    这一个境界的提升,他的实力自然也更强。

    很快十天过去了。

    ……

    “吱呀!”

    苏信走出房门,看着上方刺眼的阳光,忍不住伸了个懒腰。

    “公子。”红衫就站在一侧,恭敬道,“在你禁闭的这十日里,玉宁小姐跟苏铭公子都来过一趟,想要见你的,知道你在禁闭就离开了,另外门客派系的赵青,在公子闭关的第一天就离开了家族,据说是带着赵凌的尸体,去天水城找他父亲赵天雷了。”

    “赵青带着赵凌的尸体去了天水城?”苏信冷然一笑,“那赵天雷,可曾回来了?”

    “没有。”红衫摇头。

    “果然跟父亲说的一样。”苏信轻叹,“这赵天雷,还能忍的。”

    “红衫,陪我到处走走吧。”苏信道。

    “是。”红衫点头。

    苏家内,苏信与红衫随意走动着。

    “少公子好!”

    “苏信族兄!”

    “苏信,你禁闭结束了?”

    一路走过,遇到不少苏家的侍女、仆从,还有一些苏家的子弟包括一些长辈,都笑着与苏信打招呼。

    相比起半个多月前,他刚回到苏家时,态度完全不同了。

    这也让苏信无比的欣慰,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家族的温暖了。

    不多时,他来到了一片演武场上,看到那演武场上有不少苏家子弟们聚集在一起,切磋着技艺,而他一眼就看到了其中一道英姿飒爽的绝美身影。

    “红衫,我们赶紧走。”苏信连开口。

    刚想离去……

    “苏信,给我站住!”一道娇喝突兀响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