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叔。”

    苏信来到演武场中央,朝站在那的一名灰衣中年微微行礼。

    这灰衣中年名叫苏伯杭,化海圆满修为,负责主持这次剑令争夺战的考核,论辈分也是苏信的堂叔。

    “苏信,你是来参加考核的?”苏伯杭看着苏信的神色却颇为的复杂。

    “是。”苏信点头。

    “规矩你应该都知道,参加考核最低标准,要具备真武八重境修为。”苏伯杭道。

    “真武八重境,我有。”苏信淡淡开口,跟着身形一震,一股强横的灵力当即席卷开来。

    这股灵力气息,很明显已经达到了真武八重境。

    “他,他竟然真的达到了?怎么可能?”

    在旁边一直看着的赵青,此刻却是瞪大了双眼,一脸的难以置信,“不可能的,三天前他跟我交手的时候,明明还只是初入真武七重境门槛,怎么短短三天,就跨入八重境了?”

    他觉得不可思议。

    毕竟,寻常人要从真武七重境,跨入八重境,少说也需要苦修数月乃至大半年时间,可苏信竟然只用了三天?

    开什么玩笑!

    “赵青,你不是说三天前他才初入真武七重境么?”旁边的洪方也皱起了眉头。

    “我怎么知道?”赵青脸色铁青,但很快他又冷笑起来,“哼,就算他修为突破达到了八重境又如何?很明显他也只是刚刚突破而已,想要通过考核,也没那么容易。”

    剑灵争夺战的考核,真武八重境修为,只是最低要求。

    可能否通过考核,还得另说。

    就比如他赵青,也是真武八重境修为,刚刚就没能通过。

    他无法通过,那同样刚刚突破的苏信,就能通过了?

    演武场中央,苏信单手持剑,看着这次考核自己的对手,一尊身高超过两米,手持长棍的人形战傀,虽然是傀儡,但实力也不容小觑,刚刚那赵青就是被这战傀给一棍砸飞了出去。

    “苏信,你要做的,就是施展你的浑身解数,在这尊战傀的攻击下尽可能支撑着,只要撑过二十五息,就算通过考核。”苏伯杭说道。

    “知道。”苏信点头。

    “开始吧。”

    苏伯杭一挥手,那尊人形战傀立即抬手,挥动着那柄足以近两米长的黑色长棍,直接朝苏信砸来。

    简单、粗暴!

    苏信则是很随意的出剑,与那长棍正面碰撞在一起,却是拼了个势均力敌,甚至苏信还略微处于上风。

    苏信也并不意外,这战傀本来就是这样,一开始是很弱,比起那些初入真武八重境的修炼者,还要弱上不少,可战傀的实力却是一直在提升,在变强的。

    虽然这战傀并不懂得施展什么厉害的棍法或武技,就只是简单的挥棍,可那长棍的力量却会越来越惊人,速度也会越来越快。

    面对这种纯粹只知道依靠自己速度力量,施展‘笨拙’攻击的战傀,苏信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就一开始碰撞了一下,随后就直接依靠身法避战了。

    而在周边观战的众人看来,苏信……太灵活了。

    那战傀力量速度是在不断的变强,可至始至终竟然都没法碰到苏信的衣角。

    “这小子……”赵青面色难看至极。

    他原以为苏信也跟他一样,在那战傀手中支撑不了多久就会落败,可现在,苏信都已经在战傀手中支撑了二十来息了,却依旧给人感觉游刃有余的样子。

    “是身法。”

    洪方此刻目光也是微微眯起,“这苏信施展的应该是苏家六大一流身法中的千叶幻身,而且看样子应当已经掌握至大成了,有这样的身法在,他起码可以在那战傀手中坚持超过三十息以上,这考核,对他没什么难度。”

    考核的规矩,只说在那战傀手中能坚持二十五息不败就可以了,没说通过什么方式,苏信虽然一直依靠身法避战,但只要他没落败,坚持到二十五息,自然也算是通过考核的。

    “洪方,帮我个忙。”赵青压低了声音,“待会等这小子考核结束后,你上去替我教训他一顿。”

    “嗯?”洪方看了赵青一眼,可以看到后者此刻满脸的怨恨。

    原本赵青是想等苏信到来后,亲自出手将其蹂躏一翻,从而一雪前耻的,可他没想到短短三天苏信修为竟然也提升达到了真武八重境,再看到苏信又拥有这般厉害的身法,就知道自己依旧不是苏信的对手。

    亲自报仇那是不可能了,所以只能请洪方出手。

    洪方,毕竟是真武八重境巅峰,且同时修炼了好几门厉害的武技,实力极强,就算遇到那些比较弱的真武九重境,都能斗上一斗的,像这剑令争夺战考核,苏家所有参加考核的真武八重境里边,这洪方在那战傀手中坚持的时间是最久的,足足四十一息。

    由他出手,教训一个苏信,应当是轻而易举。

    “可以。”洪方也多做考虑就答应了下来。

    毕竟两人关系本就不错,且都属于同一派系,又有赵青父亲跟他大哥赵凌的关系在,教训区区一个苏信,举手之劳而已,他没理由不答应。

    “行,那待会就看你的了,也不用太狠,给我打掉他一嘴牙,再断他条胳膊,就可以了。”赵青阴冷道。

    “没问题。”洪方笑笑。

    若是以前,他自然不敢动苏信这位少公子,可现在嘛……苏信空有少公子的身份,可实际上就连苏家自己人对苏信都痛恨无比,他只要不取苏信性命,仅仅打掉一嘴牙,卸条胳膊,也不算什么大事。

    而这时候,苏信也终于在与那战傀的交手中‘落败’了。

    只不过他的落败,是自己选择脱离与那战傀的交战区域,而他最后在战傀手中坚持的时间,是三十八息。

    “三十八息,距离我的四十一息倒是颇为接近,不过他纯粹只是靠着身法避战才能支撑这么长的时间,若是正面交锋,怕是三十息都支撑不了,而我也不是只懂得简单粗暴攻击方式的战傀,他的身法对我可起不了太大作用。”

    洪方依旧有着绝对自信,在苏信通过考核后,便上前,“苏信,你的身法倒是不错,有没有胆量跟我战上一场?”

    “跟你一战?”苏信眉头一皱。

    眼前这人,他都不认识。

    “怎么,苏信,你怕了?”在后边的赵青开口嗤笑,“若是怕了,你大可跟三年前一样,找个地方躲起来就是了,哈哈哈~~”

    周边那些门客派系的子弟们,也都纷纷嗤笑起来。

    三年前苏信的‘不战而逃’,的的确确被很多人当成了笑话。

    苏信面色阴寒。

    看到赵青那一刻,他就明白了,眼前这洪方应该是赵青特意请来,想找回三天前场子的。

    “苏信,敢不敢,给句痛快话。”洪方似乎有些不耐烦,说话的同时还直接爆发了自己的灵力气息。

    “真武八重境巅峰?”苏信暗暗摇头。

    他并不是觉得这洪方强,相反而是觉得太弱了点。

    都是真武八重境修为,这洪方修为虽然略微高些,可苏信却是觉醒了至尊血脉,天赋已然全开的另类存在,他的战力,又岂是寻常人能够相比的?

    这洪方的实力,根本没资格当他的对手。

    不过,若是用他来检验下自己现在能够掌控的血脉之力,倒是勉强够用了。

    “好!”

    “你要战,那便战!”

    苏信,应战了!!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