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友,这是你要的极品聚灵丹。”

    袁青将一精致玉盒递给苏信,苏信打开看了一眼,便将玉盒收好。

    “多谢。”苏信道了声谢后,就告辞。

    真武阁前密密麻麻汇聚着的大量武者,都充满惊叹与敬畏的,目送苏信离去。

    “主管,要不要派人跟上去,查清楚他的身份来历?”那名黑衣执事问道。

    “不用。”袁青摇头,“他既然用化名,就是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身份,我赤龙楼的任务是要结交像他这样的顶尖天才,让他们对我赤龙楼心存感激,今后更有可能为皇朝效力,若是一味的刨根究底,甚至暗中派人跟踪探查,一旦被他发觉,反而适得其反。”

    “而且,真武八重境就能闯过真武阁第十四层,这等技艺上的超级天才,不可能一直默默无闻,早晚会有名动天焱的那天,我们只需看着就是了。”

    ……

    苏信一路小心翼翼,花费了不少时间,确定无人跟踪之后,才回到了苏家。

    房间内,苏信看着玉盒内躺着的,足足二十枚散发着浓郁香味的乳白色丹药,内心也颇为欢喜。

    “极品聚灵丹,效果是寻常聚灵丹的数十倍,距离剑令争夺战还有十五天,我每天都可以服用一枚,再加上我的传承功法的修炼速度……半个月的时间,我修为突破到真武九重境绝对没问题,甚至是真武十重境,也不是不可能。”苏信笑着。

    从这一天起,他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修炼上。

    有极品聚灵丹相辅助,配合自身传承功法的修炼速度,他的修为一直在以恐怖的速度提升着。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

    在苏信潜修的这些天,苏家并不平静。

    首先是苏家年轻一辈中比较耀眼的苏青鸿、苏玉宁等几人相继回到了家族,他们之前一直在外历练想办法提升实力,就是为了能够在剑令争夺战与赵凌一战,而这段时日的历练,也都有各自的进步。

    特别是苏青鸿。

    苏家有传言说苏青鸿修为也已经达到了真武十重境的巅峰,并不弱于赵凌。

    这让苏家之人顿时升起了一阵阵希望,很多人都看好他在剑令争夺战上能真正击败赵凌。

    可没过几天,赵凌也回来了。

    且他在回来的当天,就直接去赤龙楼,闯过了真武阁第十一层!

    消息一出,整个苏家都为之震动。

    要知道,真武境能闯过真武阁第十层,就已经算是第一等的天才了,这样的天才整个永宁郡内也屈指可数,而闯过第十一层,那就更了不起了。

    虽然前不久有消息传出说有一个叫‘剑一’的八重境,惊世骇俗的闯过了真武阁第十四层,可那‘剑一’毕竟不是苏家之人,在苏家内引起的动静不算太大,而赵凌却不同,他可是出自苏家,所以在苏家引发的动静反而更大。

    苏家之人无不惊骇。

    门客派系的人自然是惊喜若狂,欢呼雀跃,而苏家核心一脉的人则是压抑的很,特别是之前看好苏青鸿,觉得苏青鸿能击败赵凌的,听到这个消息后,都沉默了。

    没办法,就算修为相当,可苏青鸿也仅仅只是闯过真武阁第九层,距离闯过第十层,还稍微差上一些,可赵凌,却闯过了第十一层,这两者单单在技艺上,差距就非常大。

    这就导致苏家那些年轻一辈子弟们,心情都非常低落,很多人都已经心生绝望了。

    可不管如何,该来的还是要来,苏家剑令争夺之日,到来了!

    ……

    “吱呀!”

    苏信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公子。”红衫一直在外等候。

    “剑令争夺,就在今日了。”苏信抬头看向一个方向的远处。

    “看公子的表情,修为应当有所精进?”红衫问道。

    “精进?算是吧,虽然没有完全达到我的预想,但也不错了。”苏信微微一笑。

    半个月时间,他的修为一直在急速提升着,原本他是想这半月时间修为能一口气提升到真武十重境,可惜最后还是停留在真武九重境的最巅峰,距离真武十重境,只差半步之遥。

    若是能再给他两三天时间,他有把握直接突破到十重境,可惜剑令争夺战已经要开始了。

    当然,即便不够完美,可对苏信来说,有九重境巅峰的修为,却已经足够了。

    “虽然只是九重境巅峰,可我修炼的传承功法,令我力量爆发变得更强,并不比一般的真武十重境弱上多少,且我还有血脉之力,一旦引导,全力爆发起来,比之十重境巅峰,绝对只强不弱!”

    苏信握紧了双手,目中有着绝对的自信。

    “赵凌……外姓之人,也妄图染指我苏家剑令!”

    “该杀!”

    “我耽搁了三年,苏家已经少了对我这位少公子该有的敬畏,今日,就用他来立威了!”

    ……

    苏家,武道园。

    这是一片巨大的园林,园林中央则是一片校场,往日这里无人问津,但今日却人山人海。

    苏家每年都会在武道园内举行子弟大比,可这次大比却关乎着剑令的归属,至关重要。

    苏家的核心一脉,门客派系众多强者子弟尽皆到场,还包括大量的侍女、仆人,一眼望去足有上千人汇聚在此。

    校场的正上方看台上,摆放着三张座椅,左右两张都已经坐了人,这两人是苏家的长老。

    苏家,家主之下,有三大长老。

    大长老苏伯庸,是苏家核心一脉除家主外仅有的一位破虚境强者,如今在外坐镇一方,不在家族之内。

    而现在在座的便是二长老苏铁铜,及三长老苏白虎,都是化海境巅峰强者,其中三长老苏白虎,是苏家家主的亲弟弟,也就是苏信的二叔。

    在两位长老面前,还站着四位苏家子弟。

    这四人,是苏家子弟中实力最强的四人,修为都已经达到真武十重境,那苏青鸿、苏玉宁都在其中。

    “让外姓之人,参与我苏家剑令争夺,这是耻辱!”

    “若是让那外姓之人在争夺战中取胜,夺得剑令,那我苏家更会成为笑话!”

    二长老苏铁铜,身形魁梧,两只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暴戾无比,怒吼道:“你们四个,是我苏家最后的希望,能否击败那赵凌,挽回我苏家的名誉,就全靠你们几个了,记住,不惜一切代价,将那赵凌给拉下去,就算拼死,也得给我做到!”

    “是!”

    苏青鸿四人重重点头,他们都明白今日之战是何等的重要。

    苏家,作为一个家族,且曾经还是天焱皇朝的一方豪门,骨子里的骄傲与尊严,不容任何人践踏。

    若是让一个外人执掌了剑令,那苏家的这份骄傲与尊严,那就将荡然无存,这对很多苏家人来说,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

    而在校场的另一个方向,大量来自门客派系的强者子弟们聚集在一起,而其中一名背负战刀的桀骜男子站在最前方的位置,如鹤立鸡群。

    他,就是赵凌。

    修为早已经达到真武十重境的最巅峰,且技艺上也直接闯过真武阁第十一层,单单一人就给苏家年轻一辈造成巨大压力的一等一天才。

    “大哥,你看,这周边所有人都在看着你呢,特别是苏姓的那些年轻子弟,看那眼神,一个个都好像要一口吞掉你似的。”

    苏青就站在苏凌的一侧,察觉到周边投来的一道道火辣的目光,不由嗤笑,“哼,这些蠢货,就算不甘心又怎样,今日一战过后,大哥你就是苏家剑令的执掌者,从今往后苏家年轻一辈将以你为尊,甚至以后苏家家主之位,很可能也是大哥你的。”

    听到这话,苏凌也是一笑,“可惜,父亲在天水城与那大长老苏伯庸的争斗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不能亲自赶回来,若是父亲能亲眼看到我待会力压苏家年轻一辈子弟的场景,想来也会非常高兴。”

    他父亲赵天雷,作为门客派系的首领,之前去了天水城,还不曾回来。

    “对了大哥,我之前跟你说的那苏信……”苏青忽然道。

    “小青。”赵凌皱眉,有些不满道:“我跟你说过,要你目光放远一点,那苏信,三年前倒是个人物,可现在,早已经上不了台面了,这等货色,你根本无须去理会。”

    “是。”苏青低下头。

    赵凌看了苏青一眼,旋即又道:“不过那苏信毕竟动手打了你的脸,而且还说出那般大言不惭的话,我自然也不会放过,等会的争夺战,若是有机会的话,我会出手。”

    “多谢大哥。”苏青一喜。

    他就知道,他知道自己大哥对他还是比较溺爱的。

    就在这时……

    嗖!嗖!

    两道人影,忽然从一旁虚空落到校场看台之上。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两道人影给吸引。

    “是家主!”

    “家主来了!”

    苏家众人都是一阵激动。

    “父亲。”

    站在人群角落的苏信,此刻也抬头,看向了看台。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