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落内。

    轰!

    空气猛的一阵轰鸣,一道道剑影,带着无尽的狂暴……就仿佛一座沉寂许久的火山,彻底喷发。

    每一剑挥出,都暴躁无比,携带着惊天威能。

    过了许久,这般暴躁强横的剑影才逐渐平息下来。

    “呼!”

    苏信持剑站在院落中央,轻吐了口气。

    “不愧是天焱皇朝被称之为第一剑术的北苍剑术,这雷火卷,我参悟了数天,也仅仅只是堪堪入门。”苏信喃喃着。

    北苍剑术,有《虚影》、《雷火》、《山海》三卷。

    虚影卷,主速度。

    雷火卷,主威能。

    山海卷,主防御。

    三者结合,便是天焱皇朝的第一剑术。

    这三卷中,虚影卷门槛最低,苏信领悟了一丝剑意后,很快就掌握了虚影卷的第一式剑术。

    而这些天,苏信又开始参悟雷火卷,数天时间就已然入门,苏信自己不怎么满意,可对常人来说,简直不可思议!

    其实单论门槛,山海卷比雷火卷要低,苏信参悟起来也更容易,不过山海卷乃是防御剑术,而他要施展禁术去杀赵天雷,前后动手的时间不能三十息,自然得疯狂攻杀,竭尽全力将其灭杀。

    雷火卷,即便只是堪堪入门,那攻杀威能也绝对恐怖。

    夜晚,苏信呆在自己房间里,手中则是多出了两枚极品聚灵丹。

    上次他在赤龙楼一次性得到了二十枚极品聚灵丹,之前已经吞服了十八枚,这是最后的两枚。

    没有半点犹豫,苏信直接一口气将两枚极品聚灵丹吞服下去,同时血脉传承功法运转,疯狂开始吸收起周边的天地灵气来。

    时间流逝,很快,就到了那赵天雷回来的前一夜。

    嗡嗡~~~

    随着血脉传承功法的运转,苏信体内澎湃的灵力涌荡着,终于达到了最饱和的状态。

    “真武十重境巅峰!!”

    苏信睁开眼,眼中有着一抹难以掩饰的狂喜之色。

    这几日,他一直在竭尽全力的提升修为、提升实力,连极品聚灵丹都全部吞服掉了,终于在最后一晚将修为提升到这般地步。

    “真武十重境巅峰,一旦施展神灭禁术,那修为完全可以瞬间攀升至化海巅峰层次,再依仗血脉传承功法以及血脉之力,单纯力量威能上,我绝不比那赵天雷弱,甚至还要更强!”

    “论技艺,那赵天雷天赋较为平庸,当初能突破达到破虚境,也有很大运气成分,他的技艺也只是正常破虚境中期水准,估摸着也就能闯过真武阁第十四层,而我已经领悟一丝意境,若是全力爆发,完全可以闯过第十五层!”

    “我还修习了北苍剑术……虚影卷、雷火卷都已经入门!”

    “两大绝招在手,杀他,我有九成把握!”

    苏信站起身来,双手紧握,目中精光爆涌。

    苏家之人,不管是他父亲苏白沉,他二叔苏白虎,还有苏玉宁、苏青鸿这些子弟,都担心那赵天雷从天水城回来后,会对他发难。

    可谁又知道……

    他,从来就没打算,让那赵天雷活着回到苏家!

    “明日……赵天雷,必死!”

    夜色下,苏信独自一人,离开了苏府。

    ……

    第二天,正午时分,天空昏沉沉的。

    从天水城返回郡城,有一条必经的官道,此刻在这官道上,有一车队正缓缓前行着。

    这车队,一共只有两辆马车,其中一辆马车上拉着的是一口漆黑的棺木,马车周边,十余头战马上骑着的人,也都身穿丧服,赫然便是从天水城赶回苏家的赵天雷等人。

    在另一辆马车上,坐着的就是赵天雷跟他那还活着的儿子赵青。

    “父亲,再过两个时辰就能回到苏家了,回去之后,你一定要将那苏信挫骨扬灰,将他的头颅都砍下来,放在大哥的灵堂,摆上七七四十九天,用来祭奠!”赵青恶狠狠说道。

    “闭嘴!”

    同样穿着丧服的赵天雷,面容精瘦,有着一对醒目的鹰眼,无比的锐利且森冷,虽然承受着丧子之痛,可赵天雷却比赵青要冷静的多。

    “我跟你说过了,等回到苏家之后,你可以哭,可以闹,哭的人尽皆知,闹的越大越好,但决不能对那苏信有任何不敬,更不能有半点要将其杀死,替你大哥报仇的言语!”

    “要让整个永宁郡所有人都知道,是他苏家的少公子,杀了我儿子,是他苏家不义在先!”

    赵天雷犹如毒蛇般,盯着赵青,“至于苏信……敢杀我儿,我自然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可我们也得等一个绝佳的时机再动手,你可明白?”

    “是。”赵青咬牙点头。

    这时……

    “大人,有人求见。”马车外传来下属的声音。

    赵天雷拉开车帘,往外看了一眼,“让他上来。”

    很快一道全身笼罩着黑袍的人影上了马车,等车帘拉下来之后,他才将头上黑袍退下,露出了面容。

    这是一名看上去已经六十多岁的老者,他两边鬓角都已经斑白。

    “天雷兄,数月不见,别来无恙。”老者朝赵天雷微微拱手,旋即叹气道:“令公子的死,老夫也听说了,还请天雷兄节哀。”

    “节哀?节个屁的哀!我儿是死了,可他们苏家也休想好过,我要让他们苏家男女老少所有人,都得为我儿陪葬!”

    赵天雷声音阴冷,“庞山,客套的话就不用多说了,我今日请你前来的目的,你应该已经猜到,我也就不跟你绕弯子了。”

    “你庞家之前一直在暗中与我联络,要我与你们联手一同灭掉苏家,可我之前觉得你们开出的条件不够诚意,所以没有答应。”

    “但现在,我答应了,就按你们所说的,事后苏家资源我只占三成,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鬓角斑白老者庞山连问道。

    “苏家覆灭以后,苏家传承下来的最顶尖的那些秘籍,我要拓印一份。”赵天雷道。

    “秘籍?”庞山顿时笑了,也欣然答应,“没问题。”

    两人一拍即合。

    而同样坐在马车内的赵青,此刻却是一脸的惊骇。

    他从两人的对话当中,已经听明白了。

    庞山,是庞家的长老。

    而在很久前,庞家就已经暗中联络自己的父亲,想要与自己父亲联手里应外合一同对苏家下手,只是自己父亲觉得庞家开出的条件不够没有第一时间答应,可现在,显然是因为自己大哥赵凌的死,他父亲做出了让步……

    “天雷兄,有你与我庞家联手,覆灭苏家,指日可待,不过,那苏家曾经毕竟是天焱皇朝的顶尖豪门,正所谓瘦死的骆驼……”庞山的话还未说完。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赵天雷已经摆了摆手,正色道,“你们庞家,无非就是担心苏家那位涅槃境的老祖,或许给苏家留下了什么了不得的底牌,可我现在就能告诉你……”

    “没有!”

    “苏家那位老祖,根本没有给苏家留下什么底牌。”

    “哦?天雷兄,为何如此笃定?”庞山问道。

    “第一,那位涅槃境老祖若真给苏家留下什么底牌,那凭借这一底牌,苏家根本不可能在短短三年时间里,没落到如今这般地步。”

    “第二,苏家刚开始遭遇危机时,我知道苏家族内的强者,包括当时还未离开的很多门客,都曾暗中询问过苏白沉,得到的答案都是没有,正因为如此,当初那些苏家门客,包括好些破虚境强者,知道苏家注定会没落,才会选择离开苏家。”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苏家遭难时,曾有一位强者闯入苏家,以绝对的实力夺走了苏家大半的资源,杀死了苏家不少强者,连苏家家主苏白沉都差点死在这位强者手中,到了这一步,都没见过苏家拿出什么底牌来。”赵天雷道。

    “曾有一位强者闯入苏家夺走大半资源,连苏白沉都差点死了?”庞山内心一动。

    赵天雷说的第一跟第二点,庞家都知道。

    唯独说的第三件事……庞山也是第一次听说。

    “哼,那件事当时发生在夜间,且动手的那位强者实力又太强,完全是摧枯拉朽之势,所以并未引起太大的动静,当时知晓这件事的大多已经被那位强者杀死,只有少数几人还活着,而我,就是其中之一。”赵天雷道。

    “是这样?”庞山眼睛一亮,“死了不少强者,资源被抢夺大半,连家主都差点死了都没拿出底牌,那看来是真没什么底牌了。”

    “天雷兄,即是如此,那我们现在就可以商议好,定个时间对苏家下手了。”庞山道。

    “还得定时间?”赵天雷皱眉。

    “天雷兄应当也知道,我庞家背后,是有司徒家在暗地里支持的,现在既要对苏家下手,自然得请示司徒家,说不定司徒家到时也会派遣强者一同出手,如此更有把握。”庞山道。

    “也好。”赵天雷微微点头。

    马车上,赵天雷与庞山在商量着对苏家动手的细节。

    而此刻就在这条官道前方不远处,一座紧挨着官道的无名山丘之上。

    苏信一袭紧身黑衣,手持长剑,头上依旧戴着那能够遮挡面容的斗笠。

    “终于,来了么?”

    斗笠下,苏信双眸冰冷,盯着那支已经出现在视线尽头的车队。

    毕竟是第一次半路截杀,苏信心底也难免有些紧张,只能略微舒展下自己握剑的手。

    “嗯?”

    苏信忽然抬头,本就昏沉沉的天空,此刻完全昏暗了下来。

    轰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