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龙楼,其中一座巍峨黑色塔楼的最顶层,一名头发发白的长须老者,随意坐在一张茶几前,在悠闲喝茶的同时,手中还看着一份刚得到的情报。

    “斗武场的那位,竟然被仇敌派人刺杀了?”长须老者暗暗摇头,“也太不小心了,原本以他的实力,再潜修几年,应当就可以闯过寻龙塔第一层了的,可惜,可惜。”

    赤龙楼,网罗天下英才,却并不会干预这些英才们的成长。

    也就是说,不管这些英才们中途遇到什么,哪怕明知道这位英才马上要被人暗中杀死,赤龙楼也不会理会。

    像长须老者口中所说的‘斗武场那位’也算是一位天才,在真武境时也闯过真武塔第十层的,赤龙楼一直有关注他的成长,但可惜,这位英才实力还未彻底成长起来,就已经被人刺杀了。

    蹬蹬蹬!

    匆忙的脚步声响起,一名黑衣执事出现在长须老者的面前。

    “主管,现在在闯真武塔的人,已经闯过第八层。”黑衣执事说道。

    “嗯?”长须老者眉头一皱。

    仅仅第八层,根本没必要告诉他,这黑衣执事跟随他多年,应当也知道他的脾气。

    “主管,一直坐镇真武阁的监察使大人说,这人有很大可能闯过真武阁第十二层!”黑衣执事接着道。

    “你说什么?”长须老者大吃一惊。

    闯过真武阁第十层,就已经算是第一等天才,有资格得到赤龙楼的‘黄级’令牌。

    闯过第十二层?

    那在技艺上的天赋,绝对是天焱皇朝中最为顶尖的,这种天才,一州之地都不见得有几位,而他们所在的永宁郡,当代能闯过真武阁第十二层的天才,可是一个都没有。

    且这话还是坐镇真武阁的那位监察使说的。

    那位监察使,虽然地位实力上比他略微差一些,可眼界绝对不低,他说在真武阁内闯的那人有很大可能闯过真武阁第十二层,那八成真能闯过。

    “去看看。”

    长须老者立即动身了。

    真武阁塔楼下,众多真武境依旧汇聚在这里。

    “刚刚那人,竟然也闯过了第八层?”

    苏玉宁也在人群中,眺望着上方已经亮起的八盏塔灯,真武阁每一层都有一盏塔灯,塔灯亮起,代表闯过了这一层。

    “不过,他刚刚闯第八层用的时间,明显比我用的要久,显然闯过第八层已经是他的极限,至于第九层,他怕也没什么希望。”苏玉宁暗道。

    可这时……嗖!

    一道人影,忽然从另一座塔楼的顶层掠出,旋即竟直接漂浮在空中,居高临下俯瞰着整座真武阁。

    “踏空而行,破虚境强者!”

    “是赤龙楼的主管袁青大人。”

    “那真武阁内发生了什么,竟然惊动了袁青大人?”

    真武阁下顿时一片骚动。

    “怎么回事?”苏玉宁也皱起了眉头。

    在天焱皇朝,赤龙楼在一郡之地的主管,其地位不亚于一郡郡守,那在永宁郡内绝对是最顶尖的大人物。

    这等地位崇高的大人物,平日里是很少露面的,就算是有人能闯过真武阁第十层,也未必能够让这位袁青大人亲自出面接见。

    可现在……

    “这位袁青大人明显是冲着真武阁来的,难道是因为正在闯真武阁的那人?不可能吧,那人到现在都还没闯过第九层啊?”苏玉宁面色古怪。

    而在半空中,头发发白的袁青背负着双手,俯瞰着下方的塔楼,塔楼内的一切,也尽入他眼底。

    只见真武塔第九层空间内,一身黑衣,戴着斗笠的年轻男子,正在与他的对手,足足十尊手持银色长枪的战傀交锋着。

    真武阁考验的对手,就是这些战傀,且每一层都是十尊,只是随着层数升高,这些战傀的枪法会越来越高明,配合也会越来越好。

    至于力量上,从第一层开始这些战傀的力量就会一直跟闯楼者相当。

    到了第九层,这些战傀的枪法已经非常了得,十尊战傀联手围攻下,很多化海境强者单靠技艺都很难闯过去,可此刻面对十尊战傀围攻,苏信身形却犹如鬼魅,出现在战场的各个角落。

    看似很随意的出剑,却无比的刁钻,准确!

    直接就化解了那十尊战傀施展的必杀的枪法。

    “太,太轻松了!”

    袁青瞪大着双眼,内心满是震撼。

    他现在知道真武阁的那位监察使为何会认定苏信有很大可能闯过第十二层了。

    实在是他的身法跟剑术,结合的太完美了,几乎没什么破绽。

    那十尊已经能够施展出不俗枪法的战傀,在他的手中,简直就跟拿着烧火棍的婴儿一般。

    “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这小子,简直就是在戏耍这些战傀。”袁青暗道。

    的确是戏耍,实际上从第六层开始,苏信就已经开始‘戏耍’这些战傀了,他自始至终都没施展什么剑术,就是随意的出剑,依旧轻轻松松将这些战傀击败。

    很快第九层便被他闯过,跟着就是第十层、第十一层。

    尽管这两层战傀的枪法再度提升了一大截,特别是第十一层,每一尊战傀单单只比枪法技艺的话,恐怕已经接近那些化海巅峰强者了,十尊战傀联手更是可怕,可苏信依旧游刃有余很轻松的将第十一层闯过。

    “举重若轻,他对剑术的理解竟然已经达到这个地步?”袁青则是不断惊叹。

    真武阁第十二层,战傀的实力再度提升,苏信总算没有之前那般随意轻松了,他也终于开始施展剑术。

    而他剑术一施展,便是摧枯拉朽般直接横扫了十尊战傀,将第十二层闯过。

    第十三层,每尊战傀的枪法技艺已经超过了九成九的化海境强者,可以说达到了化海境的极致,十尊战傀同时袭来,枪法速度快的惊人,甚至还直接封锁了苏信的身形,让他没有任何逃脱的可能。

    到这时候,苏信终于全力以赴了。

    只见他手中长剑挥动,整个人与手中长剑化为一个整体,一道道剑影横扫,就仿佛一座座厚重的大山,挡在那些袭来的长枪面前。

    “混元剑诀!”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袁青眉毛当即一挑,“苏家众多剑术中号称防御第一的混元剑诀,难不成,他是苏家的子弟?”

    袁青刚升起这个念头,可下一刻就立马被他否决了。

    “不对!”

    袁青死死盯着与战傀们交手的苏信,苏信刚刚施展的剑术确实跟苏家的混元剑诀无比相似,那剑术一施展就仿佛一座无比厚重的巍峨大山,不管周边如何袭来的狂风暴雨般的攻击,我自巍然不动。

    这是一门专注于防御的剑术。

    可现在随着苏信剑术施展,那哪是什么厚重大山,分明是一尊巨大的磨盘,以蛮横无比的方式,直接从那些战傀的身上碾过。

    第十三层,闯过。

    真武阁第十四层,苏信则是彻底爆发了。

    他的剑术也不再拘泥于一招一式,而是变得诡异莫测起来,或是迅猛雷霆般的一剑,或是刁钻诡异,宛如刺客般飘然刺出的必杀一剑,又或是奇快无比,让人完全捕捉不到剑影的恐怖一剑……

    那十尊战傀则是施展着枪法,疯狂的围杀,可还是架不住苏信这可怕的剑术。

    一番苦战后,第十四层,闯过!

    “他,他难不成已经跨出了那一步?”

    袁青心中的震惊,早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了,他看向苏信的目光也仿佛看怪物一般。

    “真武塔第十四层的战傀,每一尊技艺上已经可以与一般的破虚境强者相当了,十尊战傀联手,单纯靠技艺,很多破虚境强者都闯不过去,这小子,不过一个真武八重境,竟然闯过了第十四层!!”

    “真武八重境,技艺上超过一般的破虚境?这到底是哪个老怪物,教导出了一个在技艺上,如此恐怖的妖孽!”

    “他还要闯第十五层,也是真武阁最后一层,难道……”

    袁青期待的看着。

    但可惜,第十五层,苏信仅仅只是与那十尊战傀简单交手了片刻,随后就直接退出了战场。

    “真武阁第十五层比起第十四层来,要难太多了,我若是不顾一切施展最强那一剑,或许也有一定可能闯过去,可那一剑太过明显,一旦施展,我的身份很可能就藏不住了。”

    “而且,真武境单靠技艺闯过真武阁的第十五层,这未免也太惊世骇俗了,到时别说这永宁郡了,整个天焱皇朝恐怕都会震动,我现在实力还太弱,还是别那般招摇的好。”

    苏信有自知之明。

    很快他便退出了真武阁。

    而他最终是闯过了真武阁的第十四层,止步于第十五层!!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