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可能?”

    那好不容易才重新站稳身形的赵天雷,一抬头就看到苏信施展恐怖的剑术,瞬间将庞山灭杀的场景。

    他整个脑袋,都有些发懵!

    对方明明还只是化海境巅峰修为,可一个照面,他就被碾压性击退,乃至受伤,庞山更是当场身死。

    那庞山,虽然还只是破虚初期,比不上他,可也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破虚境强者啊。

    一个照面就死了?

    “好可怕的剑术!”

    “好恐怖的实力!”

    赵天雷内心惊颤,随后便毫不犹豫的施展自己的最强底牌,疯魔刀!

    轰~~~

    一阵狂躁、暴戾的气息猛的升腾而起,赵天雷身上都有着一阵阵血雾弥漫而出,他的双眸也变得猩红,满是疯狂。

    与赵凌不同,赵天雷施展疯魔刀后,实力提升的更多,且他自始至终都能够保持着一丝理智,不会完全沦为疯魔。

    “杀!”

    赵天雷持刀杀出。

    苏信则顺势挥劈,夹带着雷火之势,血脉之力全力催发与自身灵力结合,沿着手中之剑,彻底爆发。

    “嘭!”

    一道巨响,空气都仿佛要彻底炸裂,赵天雷身形跄踉,竟又是后退了三步。

    “我都施展疯魔刀了,硬碰硬竟然还处于绝对下风?”赵天雷满脸不可思议。

    可苏信手中之剑没有丝毫停顿。

    一道道剑影……

    如,突兀喷发的火山。

    如,晴天落下的霹雳。

    迅猛!狂躁!

    带着一股摧枯拉朽,至死不休的恐怖威能,疯狂的一次次朝赵天雷袭杀而来。

    赵天雷已然拼尽了全力,可在这恐怖的剑影下,也只能无比艰难的抵挡,且越来越吃力。

    “太强了!”

    “他力量比我还强,剑术更是远远超过我!”

    “意境,对,他的剑术中,竟然蕴含了一丝意境!”

    赵天雷内心的惊骇、震撼、恐惧,早已经达到了极致。

    意境,他堂堂破虚中期强者,跨入破虚境那么多年,都不曾领悟一丝,可眼前之人竟然感悟了,而且还能通过剑术完美发挥出来。

    此刻的他,根本没得选择,只能竭力的施展手段尽可能抵挡那一道道恐怖至极的剑影。

    “也幸好我曾得到过一门厉害的防御刀法,且已经修炼达到大成,要不然……”赵天雷心底也在庆幸。

    疯魔刀,说是刀法,实际上最主要的还是一种力量的特殊引导方式,令自己陷入短暂的疯魔状态,从而实力暴增。

    而赵天雷就可以在陷入‘疯魔’状态的同时,施展出自己最擅长的那一防御刀法。

    就是凭借那防御刀法,他才能在苏信这狂风暴雨般的可怕剑影攻击当中,坚持到现在。

    然而……

    苏信依旧是一次次挥劈长剑。

    毕竟是真正的生死厮杀,与之前他独自一人演练剑术完全不同,现在的他,每一剑挥出都无比的顺畅,痛快!

    酣畅淋漓!

    每一剑,都是最强威能,最极致的爆发。

    那剑术的威势,越来越惊人。

    随心整个人,也完全沉浸在这种酣畅的疯狂攻击当中。

    蓦地,又是一剑斩出,可这一剑却自然而然的直接引动雷火之势……

    雷火卷,掌握到一定层次,才可引天地之势。

    如果说之前苏信只是凭借自己领悟一丝剑意,勉强将雷火卷施展出,那现在达到‘势’这一层次,那完全就是天壤之别。

    轰!

    剑光带着无尽的威势,再度蛮横轰击在那赵天雷的战刀之上。

    可这一次……

    “不!”

    赵天雷发出一道歇斯底里的嘶吼,恐怖的力量第一时间就将他手中的大刀震荡的飞了出去,而那剑光则依旧带着威势重重轰击在他的身躯之上,嘭的一声,赵天雷整个胸膛都爆裂开来,五脏六腑瞬间粉碎。

    “我,我要死了?”赵天雷脸上还带着一丝茫然。

    就在刚刚,他还在与那庞山商议,回去之后要如何如何报复苏家,替他儿子复仇。

    他还想要庞家引荐,从而加入司徒家。

    可一眨眼,他就要死了。

    “赵天雷,你可知道,我是谁?”

    苏信恢复了原本的声音,同时向上抬了抬斗笠,露出了一张无比年轻且冷峻的面庞。

    虽然时隔三年多的时间,可赵天雷再一次见到,还是立马就认了出来。

    “苏,苏信!!”

    “不可能!!!”

    赵天雷内心疯狂嘶吼,可身体却已经无力的倒了下去。

    临死前,他都无法相信,杀死他的人,竟然会是刚在苏家大比上杀死他儿子,且仅仅还只有真武境修为的苏信!

    他赵天雷,堂堂破虚中期强者,他从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一个真武境的手中!!

    ……

    “父亲!”

    那赵青就站在战场旁边,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被那戴着斗笠的黑袍持剑男子杀死。

    特别是那黑袍持剑男子还抬起了斗笠,露出的面容。

    “苏,苏信?”

    这一刹那,赵青就仿佛被一道雷,直接劈中了一般。

    他完全懵掉了,傻掉了。

    哗!

    一道冰冷剑光,从他脖颈掠过,整颗头颅抛飞出去时,他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到死,他都是懵的。

    而随着赵青的死,这支车队包括赵天雷父子,以及那临时多出来的黑袍老者庞山在内,前后十七人,全部被苏信灭杀。

    一个活口,都不曾留下。

    做完这一切,苏信只是用最快的速度取走赵天雷以及那庞山身上贵重的物品,随后立即离开,消失在官道上。

    哗啦啦~~~暴雨还在下着。

    而这片官道,已经完全化为了一片血海。

    ……

    半个时辰后,苏信便悄无声息的回到了苏家。

    房间内,苏信脱光了衣服,泡在一巨大浴桶内。

    “呼~~”

    施展神灭禁术带来的后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苏信整个人都异常疲惫虚弱,只有泡在这浴桶内,才稍微舒服畅快一些。

    “我之前还是太小瞧赵天雷了,破虚境强者也远比我想象中的要强横不少。”苏信暗叹,他也在总结这次截杀的经验。

    原本以为自己施展神灭禁术后,应当可以轻松将赵天雷杀死。

    可他没想到那赵天雷竟然还懂得一门无比厉害的防御刀法,短时间内竟然勉强挡住了自己雷火卷的剑术,也幸好自己在交战过程当中雷火卷有所领悟,达到了‘势’这一层次,否则三十息之内,他还真未必能将其杀死。

    “赵天雷一死,门客派系群龙无首,以后在苏家休想再翻出什么大浪来。”

    “内忧已经解决,接下来,就是外患了。”

    “庞家,还有庞家背后的……司徒家!”

    苏信目光锐利。

    不过他也清楚,赵天雷容易解决,但庞家以及更为强横的司徒家,却不是那么简简单单就能解决掉的。

    他还是,需要时间。

    “家族现在应当已经接到赵天雷身死的消息,恐怕都吓了一跳吧?”苏信轻笑着,“可惜,再怎么样,都不会有人猜到我的身上。”

    “毕竟,我可只是一个真武境。”

    ……

    苏信回到苏家后不久,就有人在城外官道上,发现了赵天雷一行人的尸体。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郡城,传到了苏家。

    整个苏家,都彻底震动了。

    “赵天雷,死了?”

    正在画画的苏白沉,听到这个消息,都不由停下了手中的画,“谁动的手?庞家吗?”

    “应该不是,那庞家的庞山也死在现场,而且两人很明显都是被一人用极强的剑术杀死的。”苏白虎沉声道,“可以断定动手的是一位非常可怕的剑术强者,修为应当也是破虚境以上。”

    “擅长用剑的破虚境强者?”苏白沉眉头一皱,脑海当中快速划过一个个名字,却都被他一一否决。

    “不管是谁动的手,都算为我苏家清除了一大祸害,我苏家也会一直记得这份人情。”苏白沉轻笑。

    ……

    赤龙楼,那巍峨的塔楼之上。

    “永宁郡内,有能力杀死赵天雷的破虚境强者,本就屈指可数,而擅长剑术的几乎没有,那会是谁动的手?”袁青眉头微皱着。

    忽然,他神色一动。

    “今天早上,苏家的那个小家伙到这,要了一枚禁空令符,而那禁空令符,就是专门为了对付破虚境强者用的,难道……”

    “不可能!那小家伙仅仅只是真武境,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杀得死破虚境强者,倒是他身后教导他的强者……”

    袁青一直怀疑,苏信剑术如此逆天……区区真武境,竟然已经领悟了一丝意境,其背后应当有顶尖强者亲自教导才对。

    今日赵天雷之死,更是验证了他的怀疑。

    在他看来,苏信背后肯定有一位非常厉害的剑术强者,知道那赵天雷想要替他儿子报仇,会对苏信不利,所以要苏信到赤龙楼要到了一枚禁空令符,然后亲自动手,杀了赵天雷!

    “对,一定是这样。”袁青笑了。

    ……

    赵天雷的死,苏家内是一片欢腾。

    赤龙楼的袁青,则是在怀疑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