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上,车队依旧前行着。

    “这老天,刚刚还好好的,可一下子就下那么大雨了。”随行的亲信有些抱怨。

    “小心将另一辆马车照料好,别让雨淋在棺木上。”

    “是!”

    赵天雷吩咐完后,继续与庞山细聊起来。

    “庞山兄,那司徒家若真派强者过来,你庞家到时能否替我引荐引荐?”赵天雷道。

    “怎么,想去司徒家?”庞山瞥了赵天雷一眼,旋即点头,“成,有机会帮你引荐,那司徒家眼界虽高,但天雷兄你好歹也是一位破虚中期的强者,就算进了司徒家,也能得到一定地位。”

    “那就多谢了。”赵天雷心底一喜。

    这时,马车忽然在雨中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赵天雷皱眉。

    “大人,前边有人挡住了去路。”马车外传来亲信的声音。

    赵天雷略微撩开车帘,即便在暴雨中他也能看到官道前方,最中央的位置,站着一名戴着斗笠的黑衣持剑男子。

    “什么人,敢挡我等去路?”车队中已经有一名骑着战马的亲信上前。

    “敢问马车内,可是赵天雷赵大爷?”斗笠下传来持剑男子的略微沙哑的声音。

    “你认得我家大人?”亲信问道。

    “在下受赵凌公子之托,要给赵大爷带句话。”持剑男子道。

    “赵凌公子?”亲信错愕。

    “难道凌儿死之前,还留下了话?”马车内的赵天雷眉头一皱。

    可接下来那持剑男子却是一笑,“赵凌公子托梦跟我说……幽幽黄泉,孤苦寂寞,想请赵大爷跟赵青公子也下去,好一家团聚!”

    “放肆!”

    亲信顿时大怒。

    马车内赵天雷目光也有些阴沉,“哪跑出来的疯子,杀了他。”

    说完,这赵天雷就拉下了车帘。

    官道上,亲信们就准备动手,可苏信显然更快。

    锵!

    长剑出鞘,灵力随之席卷。

    “真武十重境?”

    随着苏信一出手,这些亲信一眼就看出苏信的修为仅仅只是真武境,顿时都嗤笑起来。

    “还真有不要命的啊。”

    “区区真武境,竟敢跑来截杀我们?”

    “不知死活。”

    大多亲信都依旧坐在战马上,没有出手的意思,就最前方刚刚问话的那名亲信跃下战马,迎了上去。

    要知道,赵天雷作为苏家门客派系的首领,本身是破虚境中期的修为,而跟在他身边的这些亲信实力也极其了得,实力最弱的都达到了化海大成之境。

    像现在动手的这名亲信就是化海大成,这样的修为要杀一个真武境,简直跟捏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可就在这名亲信即将与那黑衣持剑男子交手之际……

    “禁术,神灭!”

    轰~~~

    没有任何征兆的,那黑衣持剑男子身上原本只是真武十重境巅峰的气息,在这一刻却是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疯狂暴涨起来,只是一瞬间功夫,就从十重境巅峰提升到化海巅峰,甚至近乎化海极致的层次。

    哗!

    一道剑光亮起,瞬间就将迎上去的那名亲信身体拦腰斩断。

    “什么?”

    “这是……”

    刚刚还随意嗤笑的亲信们,都大惊失色。

    一个真武十重境,修为瞬间暴增到化海巅峰?

    这是什么手段?

    “不好,他隐藏实力!”

    “一起出手!”

    瞬间,战马上十余道身影同时跃下。

    一共十三道身影,其中最弱的都是化海大成修为,此外还有四位化海圆满,以及一位达到化海巅峰层次的强者。

    十三人都拿出了各自兵刃,从不同方向袭杀而来。

    而斗笠下,苏信眼眸冰冷且无比锐利。

    “神灭禁术一施展,我前后只有三十息时间,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浪费!”

    “杀!”

    一声低喝,杀意也直冲天际。

    那十三位亲信,常年跟在赵天雷身边,彼此熟悉,配合也非常默契,十三人联手几乎同时封锁了苏信的各个角落。

    若真是寻常的化海巅峰,在他们十三人联手下,怕是一个照面就会被灭杀。

    可他们面对的,却是苏信。

    嗡~~

    一道朦胧的剑影,突兀亮起。

    剑影朦胧,夹带着一丝无比奇特且诡异的力量,这力量,就是苏信感悟了的一丝意境。

    这一丝意境瞬间让苏信的剑有了灵魂,产生质的蜕变。

    只是一瞬间,这道朦胧的剑影便无情的几乎同时从十三人脖颈上掠过。

    嗤嗤嗤嗤!!~~

    “好,好快!”

    这十三名亲信眼中都带着惊恐,有的还长大了嘴巴。

    明明是他们十三人联手围杀对方的,可直到死前,他们都没能来得及施展出自己的招式。

    旋即,十三道身影,同时倒下。

    斩杀十三位亲信后,苏信朝着前方马车蛮横一剑挥出。

    哗!

    凄厉的剑影带着一股决然,直接将那马车连马带车都斩成两半。

    嗖!嗖!嗖!

    三道人影从那爆裂的马车中掠出,落在一旁官道上。

    “这……”

    赵天雷挡在赵青的面前,看着面前已经倒在地上,没有半点声息的那些亲信的尸体,眼中有着一丝难以掩饰的震惊。

    他很清楚自己这些亲信的战力,十余人联手之下,就算一般的破虚境强者,短时间内要将他们全部灭杀,都很难做到。

    可刚刚,仅仅一瞬间,甚至他都来不及出手相救,他的这些亲信们,就全死光了。

    来人的实力……

    “破虚境,竟然还有一位?”苏信此刻却盯着同样落在官道上的那名黑袍老者。

    这黑袍老者很明显也是一位破虚境强者,他的存在,是苏信之前没有料到的。

    “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既然跟赵天雷搅和在一起,那就一并杀!”

    苏信目中厉芒一闪,旋即却从自己腰间掏出了一枚令符,在令符内注入一丝灵力之后,朝面前虚空一抛。

    令符在虚空当中化为虚无,却有着一种奇特的力量蔓延开来,以极快的速度,覆盖了周边的整个空间。

    “这是,禁制?”

    “不好!”

    赵天雷跟庞山面色都是一变,他们都立即感应到周边那股无形力量的存在。

    “是禁空禁制。”赵天雷立即明白了过来。

    破虚境强者,相比起真武境、化海境,除了实力差距之外,还有一特殊优势,那就是能踏空飞行。

    苏信要杀赵天雷,自然得限制他这一能力,所以在前来截杀之前,他就提前去了赤龙楼,从袁青手中弄到了一枚禁空令符。

    这禁空令符,可以短时间内令一片空间的破虚境强者,无法腾空飞行。

    论价值,一枚禁空令符比苏信之前得到的二十枚极品聚灵丹还要高一些,但依旧在苏信的‘地级’权限范围之内。

    “天雷兄,小心了,这人既然准备了禁空的手段,那肯定是有备而来,你我可别阴沟里翻船。”庞山此刻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嗯,你我一起出手。”赵天雷也郑重点头。

    “赵天雷,你今日,必死!”

    苏信却是一声厉喝,身上气息暴涨,单手持剑暴掠而出。

    “哼!”

    赵天雷目光阴冷,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柄宽厚大刀,这刀怕得有上百斤重,他两只手同时握着,步伐迈动犹如惊雷。

    大刀蛮横挥出劈向苏信,在虚空中竟留下层层幻影,可怕的威能碾压着空气,令空气都响起一阵阵刺耳音爆。

    “动如雷火!”

    苏信手中之剑也顺势劈出,夹带着一丝意境。

    且长剑挥出的同时,他体内的血脉之力……从血脉觉醒开始,哪怕是之前与赵凌的激战,他的血脉之力顶多只催发达到七成,到现在,这血脉之力却是瞬间被他催发达到极致!

    东荒之地,从未有过的至尊血脉,血脉之力全力催发……施展北苍剑术的攻杀最强的雷火卷。

    嘭!

    苏信的剑就仿佛一颗巨大的陨石,狠狠的撞击在那宽厚大刀之上,可怕的力量爆发,令宽厚大刀,包括赵天雷握刀的手,都一阵发颤。

    赵天雷眼中闪过一丝惊骇,旋即发出一道闷哼,整个人更是蹭蹭蹭接连爆退而出,每一步都重重践踏着地面,令那地面上的雨水跟泥土都大幅度溅起,足足后退了十余步,赵天雷才勉强站稳身形。

    而苏信正打算乘势追杀,一道黑袍身影却犹如鬼魅般出现在他身侧,一道利爪闪电般抓向他的咽喉。

    这庞山抓住时机出手,且手段无比阴狠,速度更是奇快。

    “找死!”

    苏信随手一剑甩出,霎时间哗啦啦~~虚空中同时迸发出数道剑影。

    周边疯狂坠落的雨滴当中,仿佛是出现了朵朵雪花。

    飘雪剑术,斩雪式!

    在那一丝意境引导下,这些‘雪花’速度都快的不可思议,不仅第一时间就击退了那袭杀而来的利爪,且‘雪花’剑影更是将庞山整个人都笼罩在内。

    “这剑术……”庞山惊恐万分,只感觉这一道道袭来的剑影太快了,快的不可思议。

    他疯狂出手抵挡这些剑影,可那剑影却一道比一道更快。

    眨眼间就是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