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月光皎洁。

    “公子,你今日击败洪方的事,在家族内都已经传开了,苏家的很多子弟包括一些长辈都对你颇为赞赏,还有人说你虽然在禁魔牢狱中耽搁了三年,可一身天赋,并没有落下太多。”红衫有些激动道。

    苏信不由一笑。

    击败一个洪方,他根本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家族对他的态度。

    三年前那件事,让整个家族对他有着一股很大的怨气,今日之战,虽然不能让这股怨气就此消散,可起码也能让家族众人对他多少提升些好感。

    毕竟,这个世界,敬重强者。

    而他能以初入真武八重境修为,就正面击败八重境巅峰的洪方,单单这份能耐,就已经能让不少苏家子弟为之钦佩了。

    “区区一个洪方,在这之前我连他名字都不知道,根本无关紧要,倒是那赵凌……”苏信目光眯起。

    赵凌,真武十重境巅峰的修为,而他仅仅初入真武八重境,两者修为上差距太大了,除非他不顾后果施展神灭秘术,否则现在的他,确实不是那赵凌的对手。

    他要在剑令争夺战上胜过,甚至击杀赵凌,那他的修为,起码得达到真武九重境,乃至九重境巅峰才有可能。

    可距离剑令争夺,仅仅半个月时间,就算他修炼血脉传承功法,修炼速度比常人快上数十倍近百倍,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也很难将修为提升到那个地步。

    “若是能有丹药辅助修炼,或许还有这个可能。”苏信嘀咕着。

    第二天清晨,苏信便去了苏家的珍宝阁,掌管珍宝阁的是苏家一位长辈。

    “少公子,非常抱歉,若是普通的聚灵丹,老夫倒是可以给你几枚,可极品聚灵丹……家族内本就没有几枚,且因为剑令争夺即将到来,家主早就命老夫将这仅有的几枚极品聚灵丹给出去了。”这位长辈道。

    “给出去了么?”苏信眉头微皱,但也并不感到意外。

    苏家自从没落之后,家族拥有的资源早已经无法与三年前相比。

    像这极品聚灵丹,要是鼎盛时期的苏家每年都能弄到不少,但现在一年下来也就能弄到十几枚罢了。

    且因为剑令争夺战到来,苏家的最高层,包括他父亲都无比重视,早就将这几枚极品聚灵丹分出去,给了苏家那几位实力最强,最有希望与赵凌争锋的子弟,去给他们尽可能的提升修为。

    至于苏信……可没人会认为一个刚从禁魔牢狱当中被释放出来的人,能够替苏家去与那赵凌争锋。

    即便昨日他击败了洪方,可后者仅仅只是一个真武八重境巅峰而已,家族之人也只是觉得苏信颇为厉害,还具备不俗的天赋,可还是没人会认为苏信能威胁到赵凌的。

    “家族没有极品聚灵丹,那就只能去那个地方了……”苏信沉吟着,很快他便独自一人,离开了府邸。

    ……

    永宁郡郡城,最中央的位置,屹立着的两座巍峨的黑色塔楼,仿佛两尊高大的巨人俯瞰着整个城邑。

    这两座黑色塔楼便是天焱皇朝内威名赫赫的赤龙楼所在。

    赤龙楼,是数百年前天焱皇朝的开朝国君亲手创建的,遍布全国。

    天焱皇朝三十六州,每一州每一郡,都会有一座赤龙楼,而创建赤龙楼的目的,有两个。

    其一:监察天下(天下指天焱皇朝境内)。

    天焱皇朝各州各郡,任何角落但凡有一点风吹草动,赤龙楼都会第一时间知晓随后直接上报国君。

    其二:网罗天下英才。

    赤龙楼内有天下皆知的真武阁与寻龙塔两座塔楼。

    真武阁,主要针对真武境武者技艺方面的考核,共十五层,而只要能闯过第十层的真武境,在整个天焱皇朝内,就足以称得上是天才了。

    寻龙塔,针对化海境武者,考验的是综合实力,虽然只有三层,可任何一位化海境,只要能闯过第一层,就是第一等的天才。

    而若是能闯过第二层,那就是一等一的顶尖天才,这种天才在同一时代整个皇朝怕都只有三四十人,平均下来,一州才会出现一个。

    至于第三层……化海境闯过寻龙塔第三层的,可以称之为绝世妖孽,这种妖孽天焱皇朝数年乃至数十年出现一位,其罕见程度,比之那些传说中的血脉觉醒者,还要高。

    两座巍峨的塔楼前,那寻龙塔难度太高,闯的人很少,倒是那真武阁,平日里来闯的可就多了。

    此刻在真武阁塔楼前,就站满了上百人,除了一些来看热闹的人之外,大多都是一些对自身实力有一定自信的真武境武者,而现在在真武阁内闯的是一位真武九重境武者,他已经接连闯过了七层,可第八层,他仅仅只是上去没多久,就落败被送了出来。

    “九重境修为,闯过第七层,不错了。”

    “很多真武十重,都闯不过第七层。”

    周围人议论着。

    真武阁中的考验,只针对技艺,与修为并无太大关系,普通真武境,闯过第五层,算是正常水平,闯过第六层、第七层,就算是技艺比较不错的,而闯过第八层跟第九层,那就算是非常厉害的角色了。

    呼!

    一道倩影,出现在真武阁塔楼下。

    修长的身形,配合一身劲装,手持长剑,英姿飒爽,加上绝美清冷的面容,一出现立马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是她,苏玉宁。”

    “苏家那位高傲的大小姐,她又来闯真武阁了。”

    “这已经是她今年第六次来闯真武阁了吧?之前几次她都是闯过了第八层,在第九层挣扎许久失败,这次来,又是想闯过第九层?”

    塔楼下不少真武境已经将这女子给认出,不由揶揄起来。

    闯真武阁,只要真武境修为就行,没什么别的要求,所以永宁郡内很多真武境都会来这闯,有的为了尽可能技艺或是磨练自己,每年都会多闯几次,这苏玉宁就是其中之一。

    “宁姐。”

    在人群的角落,戴着斗笠,遮掩了面容的苏信微微抬头,看着前方的倩影。

    苏玉宁,是他的堂姐,比他大了两岁,小时与他关系极为亲近,只是近些年,迫于门客派系的压力,苏玉宁一直在外历练提升实力,如今单看修为,苏玉宁明显已经跨入真武十重境。

    苏家直系子弟当中,有资格在剑令争夺战上,与那赵凌一争长短的除了公认的苏青鸿之外,就是苏玉宁了。

    “真武阁……”苏玉宁凝视着前方那高耸着的巍峨塔楼,“我在外历练一月,剑术上有所精进,这次无论如何一定要闯过第九层,不然,连真武阁第九层都闯不过,何谈在剑令争夺战上击败赵凌!”

    赵凌,不仅修为早已经达到真武十重境巅峰,且一年前闯真武阁的时候,直接闯过了第十层,得到了赤龙楼的认可,得到了赤龙楼的‘黄级’令牌。

    而她,虽然也是真武十重境,但距离巅峰,却还差上不少,修为已经比不上了,若是技艺上,连真武阁第九层都闯不过的话,那她与赵凌的差距,就太大了。

    苏玉宁很快就进入了真武阁内,其跟之前五次一样,她一上去就比较轻松的闯过了第一到第七层,等到了第八层,她花费了一些时间,也闯过了,之后进入第九层。

    在第九层,她施展了浑身解数,鏖战了许久,但最终,还是失败。

    从真武阁走出来时,苏玉宁身形都有些轻微颤抖,朱唇轻抿,满脸的不甘,“我竭尽全力,可还是失败了,连第九层都闯不过去,赵凌那怪物,到底是怎么闯过第十层的!”

    在真武阁外聚集着的大量真武境们,看到苏玉宁败在了第九层,也都唏嘘不已。

    就在苏玉宁准备离开时,一道身影却从她身旁走过。

    “嗯?”

    苏玉宁下意识看了眼,内心却是一动。

    这人,虽然戴着斗笠遮掩了面貌,可从她身边走过时,却令她自然而然的升起了一种熟悉,甚至是亲近的感觉,这种感觉让苏玉宁疑惑。

    “这人是谁?看上去不过真武八重境的修为,他也是来闯真武阁的?”

    苏玉宁本来已经打算离去的,但现在停留了下来。

    而让他熟悉的那道身影,此刻已经进入了真武阁内。

    真武阁第一层。

    苏信站在那,看着前方空地上站着的足足十尊战傀,嘴角泛起一丝笑容。

    “五年前,我第一次闯真武阁,那时不过十三岁,虽竭尽全力,但还是败在了第十层,后来两年我剑术又提升了不少,那时我估摸着自己闯过第十层应当比较轻松了,但这三年……我血脉觉醒,悟性大幅度提高,甚至能根据一门剑术自行衍化出更高深的剑术剑招。”

    “现在的我,剑术比之当年提升太多了,我若是全力以赴,不知能闯过多少层?”

    苏信内心有着一丝期待。

    真武阁考验,不看修为,只看技艺。

    而这技艺,说白了,就是苏信的剑术!!

    ……

章节目录